爷爷的豆腐作坊-优秀记叙文600字

在我们青坪小镇上,只要提起杜家豆腐,没有人不夸赞的。爷爷制作的水豆腐又白又嫩,吃起来特殊爽口,还有炕豆腐、卤豆腐、炸豆腐……花样特殊多,最绝的是爷爷做的豆腐脑,放一天也不会醒……我爱吃豆腐,可我更爱逛爷爷的豆腐作坊。

爷爷的豆腐作坊,座落在清亮透亮的溪马河畔,天天放学后,我都要去那里转转,看看爷爷又有什么新花样,偶然也帮爷爷开开电闸,让那电动磨转动起来,让那自动挤浆机挤起来……

可是,爷爷以前磨豆腐可不这样轻闲。在我童年的印象中,爷爷总是把着那红中透亮的磨把在那架祖传几代的老磨前,右脚忽而前忽而后,身子也随着忽而前俯忽而后仰,老磨就悠悠地转,白白的豆浆就顺着板槽流啊流……

或者是打着赤膊、全身黑亮的爷爷在那冒着熊熊火舌的灶膛后,摆弄着摇架,挤着,挤着……锅里腾起的热气,经常把他整个儿包住了,爷爷就像浸在浓雾中一样。

这画面,美是有几分古朴的美,可爷爷累得也够呛,而且豆腐品种单一,除了水豆腐还是水豆腐。为此,专管买豆腐的奶奶还和爷爷吵过好几次。原来一些小贩从城里买了一些干豆腐,或是卤豆腐什么的,抢了奶奶的市场,奶奶老抱怨:“人的嘴是越来越刁了”这时,爷爷总不吭声。只是好多次,我发现爷爷蹲在老磨前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,像在思考着什么呢?

一天,放学后,我又去了爷爷的豆腐坊,看见乡邻们把一架大机器正往磨房里搬,进到屋里,我看见爷爷抚摩着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那架老磨,眼里含着泪花。“拆吧”爷爷猛地挥挥手,扭过头去……

可自打装上电动磨后,爷爷从磨豆腐挤豆浆那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了,他把余下的时间用在了开发豆腐品种上了。渐渐地,爷爷的豆腐花样多了,奶奶的唠叨少了。连不愿意磨豆腐的妈妈也成了爷爷的得力帮手,除了天天早上跟爸爸的车到镇以外地方一些固定摊位送一趟豆腐外,还和爷爷一起卤豆腐、炸豆腐、研究豆腐新品种。

爷爷的豆腐作坊在静静地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