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三年》作文阅读

我活了十三年。  
  小荷作文网 www.zww.cn
 
 
 
 
“第一年。  
他们很恩爱,他攻读博士,她则还是大学刚毕业。  
我十个月会走路了,于是摇摇摆摆地去找他们。  
 
第二年。  
他的妈妈不喜欢我,因为我是女孩,没用的女孩。  
我不小心磕到了额头,缝了十几针。留下一个丑陋的疤痕。  
 
第三年。  
我上幼儿园了吧,第一天哭得撕心裂肺。  
她好年轻漂亮啊,海藻般的长卷发。  
 
第四年。  
她是一个薪水微薄的护士,每天接送我上下学。  
幼儿园里我是最漂亮的女生,如果没有那块疤痕就更好了。  
 
第五年。  
她要考研究生,他也要读博士后,没人要我了。  
我被寄养在姑姑家里,和堂弟一起读一年级。  
 
第六年。  
好久没见妈妈了,她变瘦了。她的大学在南方,很好的样子。”  
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――《昔年日记》  
 
一、我是最大的累赘。  
我还记得,他和她老是吵架。  
抱歉啊,生活不是小说,它是冰冷的铁骨,它是引颈自裁的刀刃。  
没人要我了。  
寄人篱下的痛苦我倒是清楚地知道。  
没错啊,他过的很好,浙大的博士后,当年英语全校第一,光耀门楣,前程光明!  
没错啊,她配不上他了,她穷,是为了供他上学;她老,也是生活操劳。  
没错啊,我是个最大的累赘。  
 
读一年级的时候,堂弟可以扑进他妈妈的怀里撒娇,可以和他的爸爸钓鱼。我不行。爸妈走了。  
我没有妈妈,我没有爸爸。  
谁能养我,谁就是我的父母。  
谁弃我于不顾,我便怀恨于心。  
 
每天晚上我对着他和她的照片哭,为什么所有孩子都是父母养着,我要寄宿与姑姑的家里。  
当我的心里疼的时候,我头上那块丑陋的疤痕便也微微地疼一下,仿佛它与我心意相通一般。  
 
有一次一个女孩为了恶作剧把蒲公英洒在我脸上,害得我差点过敏,怒极之下,我就跳起来,给了她一个耳光。  
后来,那女孩的爸爸妈妈都赶到学校里,对我破口大骂:“没娘养的东西!你要是把我们馨儿给毁了容怎么办!”  
我没有爸爸妈妈。我谁也靠不住。  
我给馨儿道歉,眼泪快掉下来的时候,透过泪珠儿,我瞥见了馨儿得意的狞笑。  
 
 
二、我冷眼看你们的爱情走向灭亡。  
爸爸妈妈偶尔会来看我。可是他们却频繁地吵架。  
我躲在沙发后面,尖锐的是妈妈,沉重的是爸爸。  
吵什么?听不清。  
偶尔,我也会他从沙发后面出来,大喊一句别吵了。  
他吸一口烟,她则倚着门框一言不发。  
我抱着比我还大的大海豚毛绒玩具,心有余悸地入睡。  
 
我想要一个漂亮的公主房,爸爸会给我吗?我问他――这个曾经把我举在肩头,带我去公园里散步的男人。  
他倒是答应我了。  
他那时候在杭州,隔着千里网线答应我,一定和我生活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。  
 
开哪门子天大的玩笑!!  
他倒是撒谎的能手啊,说起谎话来都不打草稿吗?  
 
什么爱我,他爱的,从古至今,从盘古开天辟地到世界灭亡,都有,且只有他一个人!  
我是谁?我是他最弃之如敝屣的糟糠之妻的孩子。  
 
我不是爱情的结晶,我是一个巨大的累赘。  
爱情已无,但我,绝不会凭空而无。  
 
我的爸爸,早死了,死在了很久以前。  
 
再说说她,这个被他甩开的可怜人。  
她努力维系着他们之间脆弱的羁绊。他的态度很明确――已有新欢,准备生儿子,不要我这个可恶的独生女了。  
他和他的妈妈,一直想要儿子。一对夫妻只可以生一胎。  
呵呵,可恶的独生子女。  
 
爱情已没了,我等,等他的一纸离婚文书。  
 
 
三、我流着你的血,也继承了你狠毒自私的心。  
法院将我判给了他。  
他要过新日子,怎会容忍我来干预他?嘿,瞧我这块累赘。  
我是他额头上的疤痕。  
他的月薪几万,可是他说他养不起我。  
对,他养不起我。他把自己大笔的钱都转移了,然后假惺惺地说,“女儿啊爸爸真的无力可施。”  
她身心俱疲,硬挺着说,“把孩子让我养。”  
我没有参加法庭,他的嘴脸,既陌生又可恨。  
 
恨意包裹着我的心脏,切开我的动脉,灌输进去的是满腔怒火。  
 
当我看到她为我操劳,一个人养我,累的容貌日渐凋零时,我恨他。  
当我看到她拒绝其他男人的示爱,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业,坚持等我长大后再婚之时,我爱她。  
 
他从来不给我一分的抚养费。  
他把我彻底从他的记忆里删除了。他知道养我无用,我是白眼狼吗,所以压根不愿浪费钱。  
 
那日她苦笑着说,若长大之后你胆敢去认他作父,我便与你断绝关系。  
我说,长大之后必要寻他,要他付出代价。我怎会认贼作父?  
他确乎是个贼,偷走了她的韶华,偷走了我的家庭,偷走了一切。  
 
我没有父亲。  
你知道吗?每次天黑时,路灯昏暗之日,我们两个走路都很谨慎。要是有个身强力壮的父亲,便不必害怕。  
每次一些小女生嗲嗲地喊自己爸爸的时候,我都垂着眼帘全当空气。  
每次别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时,别人的父亲又是能干又是顾家,对女儿呵护、对妻子怜惜时,我都一言不发。  
别人问我你爸在哪里,我抱之以一笑,说,你管得着吗?  
他过的很好吧。  
 
 
 
 
我也过的很好呢。  
十三年了。今年我是准高一,混迹于那些家庭完整的孩子堆里,谁也看不出破绽。  
 
我多害怕家庭主妇啊,时时刻刻都有被男人抛弃的危险,到时候,孩子若是也跟了父亲,她便一无所有了。  
 
我只是想,将来必定要靠自己的双手,铸造自己的生活,绝不依靠任何人,绝不寄希望于别人好了,与你携手共好。  
 
 
 
 
 
 
 
 
打破所有的梦,揭露血淋淋的现实给你看。  
你不努力,没人会对你垂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