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班集体初二作文

  Chapter。1播音班的小温馨

  假小子“帅哥”言言童鞋,她的“破蛋日”就是今天了。由于她是住校生,铆在宿舍楼――食堂――教学楼一条线上,不像我们每天叽叽喳喳地飞来飞去,所以她有种隔离感,深度的个人情况,班里同学都不是很了解。

  她也很低调,时常把自己箍在茧里,不大声地抢夺什么,也不大张旗鼓地宣扬什么,所以导致的结果,就是我们都忽略了她几经周折才可以享受一下的时刻――生日

  自由课,老师在办公室里忙里偷闲地用MP5播放器看电影。班里像是灾后避难所,同学们更像是几年没见的亲生兄弟姐妹,有一大堆说不完的家长里短,调子扬的一个比一个高,争先恐后地抢着说话,生怕自己见缝插不进针。但嘈杂的人群里,唯独没人注意到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埋头写作业的“帅哥”言言。

  吵闹衬托得她更加安静,也衬出另一种孤寂。

  婧婧像老鼠一样从座位上窜出来。她猫着腰,脚后跟抬得高高的,脚尖点着地行走,慢慢向我这边靠过来……还没等我开口,她已经道明了她来的目的:“机密啊,今天是言言的生日,一会班长喊一二三,我们大家一起祝她生日快乐,你快给前后左右的都说说,千万要低调啊!”嗯。“记着,千万要低调啊!”嗯。“一定记着,千万要低调啊!”嗯,知道啦!她再三强调要低调,我也就给她保证绝对低调。

  辞别了她,我放下手头的作业,给前后左右的人“广而告知”,又不得不重复地申明她说的“机密”,每个人听后的表情中都带有兴奋。不一会儿,消息传遍了全班。班长看着同学们期待的眼神,又把门打开看了看楼道里的动静。毕竟这是我们这群孩子的小秘密,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。

  在确定一切无异常后,班长表情严肃地干咳两声,全班静悄悄地等他走上讲台。“吭吭,下面我通知一件事情,请大家认真听,先放一放手里的作业。”他依旧严肃着,还特意瞄了两眼“帅哥”言言的动静,见她也抬起了头,班长这才两只拳头向上有力地一挥,高呼:“一,二,三――”

  “言言生日快乐――”全班齐声大吼。

  “帅哥”言言先是一惊,又是一愣,接着羞涩地低下头,红了大半个脸;接着感动得q动着鼻翼,嘴角板成欲开的闸门。谁都可以看出,她是温暖的,也是幸福的。德德手里拿着一束小萤火棒,表情极为扭曲地在言言身边跳来跳去,把言言吓到了,却把大家逗笑了。

  没有礼物,没有蛋糕,只有生日的祝福,形式是单调的,也是热闹的。

  假小子“帅哥”言言并没有想到索取,我们大家愿意主动的给予。这,至少证明了,当连你都不想在乎的事情至少有人还会关心,证明你的存在没有多余。在三班里,是不可以有人是孤独的。

  事情比预想的潮,还“千万要低调”呢,骗空气呢。众人的帮衬,总是这样不设阻拦的张扬。

  Chapter。2单元测试的游击战

  前些日子,“滴沥”单元测验,人心惶惶,“滴沥”谱发起疯来可不好对付啊,考不过就要受到比暴风雨还要猛烈的追击。看书吧,没有范围,哪都是重点;不看吧,东丢西缺的,心里又没底。就为这,每晚睡不好,白天睡不醒。

  这种半昏不醒的状态一直保持到考试前。“嘿我说,有答案的都支援支援啊!”在上“刑场”前,班长扔下这句话,就飘回座位上去了。同桌小声地对我说:“这算是最后的遗言么……”我还没想好一个什么样的遣词回答更为精确,上课了。

  “滴沥”谱夹着一叠满是沉重的方块字的卷子进来了。

  “什么时候发卷子只让我们写上名字就行了,而且还郑重声明,在坐的都不写,那多爽。”同桌满脸“濉碧厮档馈

  “不许讲话!安静!现在开始答卷!”“滴沥”谱凶悍地吼了一声,“吃挂面调盐,有言在先啦,谁扔飞弹,我给零蛋,要想试试,考后再看!”没人敢造次,她便坐在了讲台上。

  课堂上再也听不到一点杂音了,只有奋笔疾书的唰唰声。

  卷子里,一些陌生的面孔中山狼一样地相遇。同学们的眼睛不停地扫视,像电影里的敌哨,摇着探照灯来回地侦察。我和同桌对对碰,不时看看“滴沥”谱的动静。只见她一手柱着左半球,一手柱着右半球,小酣住了……好机会,猫在午睡,岂能让偷米的机会白白流失?正打算和同桌对个选择题答案,“滴沥”谱汤姆戏杰瑞一般,忽地睁开一只右眼,露出“一切都在掌控之中”的得意的笑。哎呀妈呀,吓人一跳,赶紧收手,尽显规矩。同桌悄悄给我指了指后面,我缩着脖子偷窥,结果被一个纸团砸到。躲过“滴沥”谱的监控范围。捡起纸团,好奇地打开,哇,是选择题答案!给同桌看,经过我们二人一再确认,为了保险起见,嘿嘿,一个抄单,一个抄双,不求完全相同,只求卷面不留破绽。

  教室里的响动越来越大,不经意回头一看,妈呦,这哪是教室啊,简直就是“愤怒的小鸟”学校现场版!只见大大小小的纸团满天飞,随手捞起一个就能抄,大题小题填空题,新题旧题选择题,应有尽有。这个抄完给那个,